拜腾迟到的背后,到底经历了什么?
发布时间:2019-09-13 00 来源: 互联网

“6月底会有C轮融资的消息公布”,这句话一直深深的烙印在众多媒体人的记忆中。不过似乎时间和大家开了个玩笑,自今年4月19日戴雷博士在和主流媒体沟通、6月初首台M-Byte白车身下线后,很长一段时间,拜腾迟迟没有积极的消息传出,反倒是“资金链出问题”、“裁员风波”等一系列消息围绕在拜腾周围。

8月23日晚,拜腾终于打破沉默,对外官宣拜腾M-Byte量产车型将于2019年9月10日在法兰克福车展首发亮相。严格意义上说,这算不上是特大好消息,因为这个结果是大家预料之中的。当然这无疑是近期一直深陷不利消息的拜腾,发展过程中的一次考验,成绩还算理想,一直关注拜腾动向的那颗悬着的心,暂时可以平复一欧博平台些了。

不过,虽说“好饭不怕晚”,在大家为拜腾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笔者还是不禁想问一句,在这个迟到的消息背后,拜腾到底经历了什么?在9月10日法兰克福车展上,网通社如约见到了拜腾首席执行官戴雷博士。

 拜腾首席执行官 戴雷博士

问:咱们量产是有延迟吗?之前说的是年底。

答:原计划是年底投产,2020年3月份交车。现在我们决定把交给客户的时间稍微往后调整一下,大概是2020年中。

问:是有很多事和计划得不太一样吗?

答:我们的目标一直是年底投产,下个月我们的工厂会开启试生产。当然很多人认为拜腾已经不是第一波、第二波量产出车的新造车企业了,但我们自己不太担心时间的问题,虽然越早越好,但不能在产品品质上做任何妥协。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也给了我们很重要的提醒。原来计划的量产时间还是很紧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认为多花几个月的时间打磨产品是更好的选择。我不认为早几个或者晚几个月是一个大事,如果产品不好,早出来几个月一点儿用也没有。产品真正好了,你不用担心稍微延迟。只要我们核心的竞争力在,特别是在内饰设计,拜腾还是非常独一无二的,我自己认为这两三年是一个窗口期。

问:资金方面现在有什么样的变化?

答:我们的C轮融资即将结束,现在确定的投资方包括一汽集团和南京市旗下产业投资基金等,预计规模是4-5亿美金,这个钱足够让我们完全实现量产。

大家知道今年整个大环境,中美贸易、资本市场都不是很理想。但总体上来说,市场对新势力还是比较看好的,新势力企业未来的发展空间是没有变化的,他们可以颠覆一些传统的东白金会西。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也比原计划稍微晚一点完成C轮融资,但是原来的股东还是继续强烈支持我们。当然,也会有一些新的股东。有时候创业公司会遇到一些不在自己可控范围之内的因素,在这个时间必须得到特别有实力的股东继续支持,这也是拜腾非常重要的一个差异化。

一汽集团从去年开始盛京棋牌和我们成立了各个领域的合作小组,已经有非常不错的进展。他们接受拜腾是一个独立的创业公司,不会要求参与我们的日常运营,但欧博平台是会在很多方面给我们提供支持。供应链上的合作对我们来说也是非常宝贵的,因为大部分时候一个新的创业公司跟供应商没有任何议价的空间,他们很认可我们的技术。下一步我们会针对合作的具体内容做发布,这代表了一汽对我们的信任。当然,拜腾和江苏省南京市的合作是非常重要的,地方对这个领域未来的发展非常有想法,也推出了一系列的支持政策。

问:一汽现在占拜腾的股比数字能公布吗?

答:10%到15%,是拜腾重要的战略股东,但是没有控股的概念,只是战略合作。

问:这一次红旗也来了,就在你们旁边。之前有一个说法,说一汽跟拜腾的合作,是希望拜腾能够帮一汽研发红旗纯电动车型,您觉得在这方面有没有合作的可能性?

答:我们和一汽有一些除了财务投资之外的战略合作考虑,未来会与一汽联合发布相关的消息,现在不方便透露,希望能够理解。

问:咱们现在量产车的节奏规划可能整体没有中国市场的变化这么快,现在有很多新造车新势力的车都提前出来了,他们会比较抢占先机,后出来的可能失了最开始的那段好日子,包括政策等方面,遇到的困难会比他们要大,您怎么看这件事?是我们当时的策略过于保守了吗?后来有没有对此做调整,后续我们怎么来追赶九乐棋牌呢?

答:很庆幸我们不是第一批推出产品的,前面碰到的挑战和问题,给了我们宝贵的调整机会。我们从今年1月份定了三大目标:一是推出产品,今年年底投产;二是融资,帮助我们实现量产;第三个是控本增效。前几年造车新势力真是创造了一种泡沫,很多人没有考虑到公司真正健康发展是什么意思,只想讲好故事、讲好概念、然后拿到钱,根本不考虑这家公司有没有可能在合理的时间之内创造利润,这很不健康,绝开元棋牌对是不可持续的。所以,我们必须沉下去,必须控制好成本,固定成本不能再扩张。我们今年年初员工一直是1600人,没有再扩张,只是有一些团队调整了一些岗位。

问:这1600人包括工厂的工人吗?

答:包括,工厂我们后期肯定还会招一些。汽车的产业链很长,想要控制整体的生产流程是很难的,但是我们一直认为必须这么做。现在还没有盈利,一定要控制好成本。所以,这个压力是非常大的。创业公司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接地气,盈利之前都是为了活下去,一定要有这种想法。所以,我们从今年年初重新梳理我们的团队理念,一定要让大家理解我们不是大公司,每一份投资人给我们的钱非常宝贵,绝对不能浪费。如果没有建设好这种文化,企业要再变得庞大,做强就特别难。过去有一些不是那么理想的情况,我们觉得还来得及做调整。

单车的成本也非常重要,这个车卖出去,没有利润肯定不行。所以,我们在这方面跟中国一汽有一个工作组,他们非常有经验。今年我们已经有了一些进展,扩大了利润空间。现在和原来的投资人关注的地方完全不一样,现在关注的是产品能不能真正卖出去,达到一定的销量。

投资人第二个关注的是给你投钱了,你什么时候能自己盈利?这不能是一个虚的、不可实现的计划。我们希望设立一个不那么轻松的目标,希望量产后一年可以实现盈亏平衡。明年开始提升销量,2021年达到可以持平的目标。这是推出产品之后,公司下一步要做的,这样公司才真正能够生存下来。

问:2021年就达到盈亏平衡,会不会太乐观了?或者说您达到盈亏平衡的量是多少?2021年对拜腾的第一款新车来讲,盈亏平衡的目标是多少?

答:我认为拜腾按照现在的投入,产品销量大概达到10万辆是一个关键的数字。我们不一样的地方是现在在中国、欧洲和美国,都对我们的产品真正有需求,九乐棋牌所以我们要去欧洲和美国市场是非常确定的事情。这一次我们邀请了一些欧洲和美国的零售合作伙伴。虽然去年这一年全球的大环境不太好,但是很多国家开始转型,完全拥抱电动化,包括东南亚、中东、非洲、东欧、南美这些国家。很多人都主动联系我们,能不能把产品卖到那边去,这是一个好事。

2021年我们也打算推出第二款产品。我们现在一定要想目前有没有一个产品让消费者感觉到新势力真正推出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全新的产品,我觉得这个是最关键的,必须实现差异化,让大家感觉到,这是传统豪华汽车品牌都不具备的,这非常不容易。核心问题是你的产品能不能真正让消费者满意,真的实现差异化。

问:现在我们接到的订单是5万?

答:5万多个预约用户。

问:咱们工厂的产能是多少?

答:规划产能是30万台,第一期是10万台。

问:有一个问题,不知道您愿意说到什么程度,就是毕福康,他去FF了。他离开拜腾的时候,大家都很吃惊。他的离开对拜腾的股东结构有一些什么样的变化?

答:我不太方便谈他个人的情况,但是基本没有影响,切割干净。他那时候走,我们公司所有的人,包括股东们都完全没有想到,非常吃惊。我只能说我们创始团队的几个“老人”是一直都在拜腾的,特别是高级设计副总裁叶禀焕,数字工程副总裁丛浩仁,生产运营高级副总裁马督胜,首席技术官谭文韬,他们这些人非常好,能力也很强。我们现在公司一定要建设文化,更接地气,不要以为我们是大公司,很牛。相反,我们是创业公司,我们一定要奋斗,我们是为了活下去而奋斗,要有这样的精神。我们核心的团队,都是站在一起的。

问:您这次看完法兰克福车展之后,尤其是奔驰、宝马、奥迪、大众,他们的电动车大批投放在中国市场,拜腾有没有压力?

答:压力肯定有,整个行业竞争的压力是巨大的,以后也会更大。全球的电动化会非常快,但是我们有差异化的优势,拜腾的智能座舱和内饰设计,是传统车企短时间内很难做到的。

写在最后:

在本次法兰克福车展上,戴雷博士称,“M-Byte的第一次亮相是我们一个很关键的里程碑,很多人质疑我们能不能造出来这辆车。最初看到概念车时,很多人是不相信我们能造出来的。现在虽然到真正交付给客户还有一点时间,但核心的研发工作已经完成了,现在看到的百分之百是量产车的数据,而且南京工厂10月将开始试生产。让我特别高兴的是,这次终于可以让大家在车里面有一点初步的体验。当然,现在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但总体上我们是想要带给大家一个特别便捷的全新体验。”

都说“创业容易、守业难”,现阶段,每家汽车主机厂的日子都不好过;新势力、新能源领域的,更是如此。每一个创业故事背后,都是一部辛酸史,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最懂得认可、理解的来之不易。

(图/文 网通社 霍弘伟)

Copyright © 2012-2019   www.cinesan.com    版权所有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